当前位置:审判研究 -> 调研论文

关于女法官人才成长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2-11-24 18:00:59


 

    随着我国社会法治水平的提高,人民法院作为审判机关,在和谐社会的构建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国女法官以其特有的职业优势在审判工作中取得令人触目的成绩。但西部基层法院女法官队伍的现状仍存在着女法官领导职位少、比例偏低、素质薄弱以及有的女法官安于现状,进取心不强,观念陈旧等情况,制约着女法官作用的发挥。如何挖掘女法官的潜力,使其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更大作用,女法官人才成长也成为当前法院队伍建设和民主法制建设以及保障社会主义法制体系日益完善所面临的现实问题,解决好这一问题对于构建和谐社会有着独特的作用。以下是本人结合温宿县人民法院实际,以我院女法官队伍建设和成长过程中的特点为题材,谈几点对女法官人才成长的思考。

一、 女法官人才成长的路径、规律。

领导重视是关键,提高素质是根本,实践锻炼是途径。不但要重视女法官人才成长这一问题,为女法官人才成长搭建好组织平台,用加强指导、畅通渠道等方式,为女法官成长成才提供有力的保障;还要知道如何顺应时代的潮流,高度重视女法官的作用,不断提高她们的司法能力,充分发挥她们的优势;要坚持典型引路,要注意总结推广先进经验,以点带面推动促进女法官成长成才工作的开展,以正确的方法探索女法官人才成长的路径、规律。

在我院女法官人数占到法官人数的三人之一,她们大多在审判一线或者在与审判业务相关的业务部门从事审判业务工作多年;她们大都是近年来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经过在审判辅助岗位锻炼,经组织严格考察走上审判岗位的女同志。温宿法院历来重视女法官的成长,有着严格的任用标准,同时也在努力想办法调动女法官的积极性和优势,例如我院每年至少安排一次女干部体检,关心女干部的身体健康,院党组也常安排工会、妇委会了解女干部家庭、生活、工作中的困难,优先考虑保障女干部的休假待遇等。目的就是希望她们为温宿县法院审判工作的协调发展和构建温宿县和谐社会发挥“半边天”的作用。

    二、女法官人才成长的优势和弱势。

女法官有其自身的优点,即细致的观察能力、准确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好的亲和力以及稳重、耐心、坚韧、刻苦的性格等。基层女法官在消除社会不和谐因素方面具有较大优势。女法官作为女性,拥有女性普遍所具有的优秀品质,她们勤奋谨慎、办事认真、待人热情、感情细腻,善于关心人、体贴人、理解人,富有亲和力,奉献精神强。她们往往更善于做群众工作,在信访接待、诉讼调解、司法为民等工作中具有更为明显的优势,她们更有耐心、有能力平息纠纷,化解矛盾,可以将社会的不和谐因素更多地消除在萌芽状态,消除在基层。比如在我们新疆少数民族人口聚集的地区,基层人民法院审理民商事案件中婚姻家庭纠纷类案件较多,在这类案件中,我们的少数民族女法官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少数民族群众眼中,她们比较容易让人产生信任、亲和的印象,实际工作中她们也具有细心、体贴、办事认真的特点,更适合处理婚姻家庭类和未成年人犯罪类案件。

但女法官也有弱势的一方面,弱点是脆弱、胆小、独立性差、缺乏自信、缺少果敢、易于盲从,且多富同情心,爱以情感的判断替代理智的判断。有的女法官在工作中缩手缩脚,不敢表达自己的见解,喜欢轻车熟路,不愿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唯恐别人说自己出风头。部分女法官存在心理压力,且欠缺心理调适能力。女法官大都不象男法官那样有较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我们会遇各种各样素质的人,常会遇见蛮横不讲理的当事人,曾经在法庭上,我们的女法官就受到过当事人的侮辱漫骂,他们对法官一些的行为和案件的处理不能理解,女法官毕竟还是女人,她们的感情还是比较脆弱,在面对当事人突如其来的无理指责时,往往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有的会偷偷掉眼泪,甚至在以后的工作中产生阴影。近年来,随着案件的大量上升,导致审判任务繁重,工作频率过快,不少女法官常常有“案未结、心难安、情难稳”的心理压力,时有疲惫感和厌倦感,而其自身又无暇或无法进行心理疏导及调试,时间一长极易产生心理疾患,有的女法官长期失眠,患有神经衰弱。

    三、影响女法官人才成长的社会政治因素、教育培训因素、职业环境因素、家庭生活因素。

    一是女法官在职务的体现上呈现底宽顶尖的金字塔状,领导职位越高,女性比例越小。由于女法官数量的基数过小,法院选拔培养女干部的空间也就很小,最后能进入领导层的更是凤毛麟角。二是西部地区男尊女卑、男强女弱的性别歧视传统观念仍然根深蒂固。不少领导对女性参政的重要性仍然认识不够。三是现有用人机制的限制。法院作为司法机关却无法拥有行政机关那样广阔的舞台和发展空间,女法官在法院不可能像在行政机关一样获得快速或大幅度的提升,所以基层法院的女法官的发展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即使非常优秀的女法官在法院内部提拔的速度也非常缓慢,她们往往很难在法院内部快速成长起来。四是西部地区基层女法官自身普遍从政热情不高,缺乏竞争意识,存在随遇而安的心态,把自己放在被动、依附的位置,从而从主观方面限制了她们进入领导岗位的机会。同时,对优秀女法官的选拔任用力度不够。一是现有体制下,法官的行政级别与其所担任的行政职务相对应,地方上对行政级别的限制决定了法院行政职务的有限,导致对女法官的选拔任用更局限;二是陈旧社会观念的影响,少数领导对培养使用女干部的重要性认识不够,对女法官作为女性的弱势看得较重。

女法官虽然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但面对日益繁重的审判工作和不断出现的法律新情况、新问题,女法官只有不断提高执业素质才能满足审判形势的需要。女法官缺乏必要的培训保障机制。一是培训内容不全面,对新颁布的法律法规进行系统培训的机会少,对涉及如何协调工作与生活的关系等专题缺乏专项培训;二是培训方式单一,往往以开会的形式泛泛而谈,知识更新缓慢;三是培训时间有限,审判一线的女法官要靠加班加点来完成超负荷的案件,更不用说离岗培训,女法官即使有培训机会,有的也只能放弃。

   “女主内,男主外”传统中国家庭观念影响了女法官健康成长。女法官在家庭生活的附属地位,决定了女法官只是家庭生活的执行者,是辅佐丈夫建功立业的贤内助。女法官在家庭生活中要承担主要的家庭劳动和负担。如:照顾小孩,关心老人,安排家庭生活的一日三餐,全家人的衣食住行所需开销,客来人往的招待,事无巨细全得操心。这些家务事事要处理周全、周到,得花好多时间、精力。女法官们不仅是要做好妈妈、妻子、女儿、媳妇等等家庭角色,还要做好法官这个社会角色,从而容易造成家务时间和工作时间相冲突的情况经常出现。在我们新疆少数民族家庭中,一些男性家属对女法官职业环境不能完全理解,如在我的身边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有位少数民族女法官有几次和男同事下乡办案没能按时下班,没有照顾到家人、小孩,他的丈夫产生抱怨、误会,与其争吵,有一次甚至与和她们一起工作的男同事发生冲突,引发家庭矛盾。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存在不少,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女法官的丈夫们,他们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认为女人下了班就要赶紧回家做饭,照顾孩子、丈夫,单位的工作也不能影响家里的事,为了家庭的和睦,我们的女法官也不得不考虑丈夫的感受,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中。

    四、女法官人才在成长需求方面的特殊性

    女法官要以法律职业尊荣感为基础,女法官只有信仰自已的职业,才能热爱审判工作,才能形成强大内力,笃信法律,顺从法律的指引,形成坚定的法律职业信仰。

    女法官要充分认识到自身的优势,要以自我能力的认同为支撑。法官的法律职业信仰通过法官对法律的理解、解释和运用来体现,法官作为法律的实施者,必须具备精深的法律专业知识、精湛的法律思维方式和丰富的司法经验,女法官只有充分认同自我,才能坚定法律职业信仰。

    女法官要以高尚的职业情操为依托。中国是一个人际特征极为显著的社会,法官审理案件,必然要涉及自身或家庭成员的一定利害关系,这要求法官不仅要具备积极进取的价值观念,更要有正义凛然,刚正不阿的风格和宠辱不惊、贫贱不移的品质。只有这样才能在具体案件适用法律时意识到裁决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及其后果,才能做到义正辞严、行为果断、令人尊敬。女法官要坚持在社会化过程中形成的稳重、耐心、坚韧、刻苦的品格。

    需进一步加强对女法官的培养使用,发挥女法官的作用。首先,女法官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往往需要比男法官克服更多的家庭、事业乃至特殊生理状况和身体健康等到诸多困难,才能创造出不平凡的事业。针对当前女法官及法院中层以上女领导干部比例仍然偏低的情况,各级党委、组织部门及各级法院党组,应充分肯定女法官的各项能力,重视女法官在和谐社会建设中的作用,对优秀的女法官优先提拔任用。要为女法官提供更多的学习锻炼机会,可以采取交流锻炼、轮岗锻炼、上下挂职锻炼等方法,提高她们的创新能力,丰富她们的实践经验,帮助她们学习新知识,探索新方法,开阔视野,迎接挑战。

    五、当前女法官人才成长的主要问题和障碍

   (一)女法官的职业素质需要不断加强。目前影响女法官执业素质提高的原因有三方面:一是学习有限。一部分女法官忙于应对大量案件而无暇学习,一部分女法官受传统思想影响,把主要精力放在家庭、孩子身上,学习热情不高;二是缺乏实践锻炼。大多数女法官经历单一,长期在同一或同类部门工作,缺乏足够的工作经验和阅历;三是创新能力不强。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一些女法官的创新思维有限,在思考处理问题时,多关注事物的表象和具体细节。

   (二)部分女法官观念固守,思想有待更新。有的对自身价值认识不到位,安于现状,进取心不强,素质薄弱,滞后于工作的需要。部分女法官始终不能解放自己,固守着“女人属于家庭,事业属于男人”的陈旧思想,过分地强调自己的家庭角色,而忽略了职业角色,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到了家庭之中,让自己陷于繁重琐碎的家务,面对工作则是应付差事,得过且过,从而使职业角色和家庭角色失去了平衡,最后在工作中越来越落后,越来越缺乏竞争力。

   (三)部分女法官身患疾病,长期存在身体、心理压力,且欠缺心理调适能力。近年来,案件大量增加,审判任务繁重,工作频率加快,不少女法官长年累月的工作,颈椎、肩椎、腰椎不同程度的患病,在身体机能遭受侵蚀的同时,常常还有“案未结、心难安、情难稳”的心理压力,时有疲惫感和厌倦感,而其自身又无暇或无法进行心理疏导及调试,时间一长极易产生心理疾患。究其原因,其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来自案件本身的压力。法院“案多人少”已成普遍的突出问题,因单纯案件数量引起的压力已自不待言,各种新类型案件及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社会矛盾聚集法院,社会公众对法官执业要求的日益增高,导致案件审理难度增大,从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法官的心理压力。二是来自法院内部的压力。随着我国司法权力监督制约机制不断加强,对法官的考核不仅涉及党风廉政纪律方面,办案的多少,办案的质量,案件调解率、上诉率、发回重审率、改判率、审理时限,以及对案件的把握、审理等各环节,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是否兼顾等,都成为法官的考核范畴,而女法官、具有谨慎、细致的性格特征,无形中也增加了女法官的心理负担。三是来自法院外部的压力。法官在现实中要承受来自各方面、各层次的压力,包括外部党政机关、监督机关、社会等的监督力度日益增大。而法官在行使职权过程中可能面临名誉受损、身体受伤害、甚至被免职等风险,并且常易成为社会公众的议论焦点等,这些都需要一定的心理承受力,而一旦法官遭受公众误解和非议时,却很少有辩解机会,这些都势必增加女性的心理压力。四是来自当事人的压力。基层法官面对的很大一部分当事人来自乡土社会,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对一整套高度专业化的诉讼程序和术语难以理解,更难用正确的方法维护自身权益,一旦审判结果与自身预期不一致,则迁怒于法官。法官轻则被投诉、辱骂、人身攻击或遭受威胁,重则受处分等。由于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法官正常的司法行为变成其与当事人个人利益的直接冲突,引发的心理压力甚为普遍,对女法官尤更甚。

   (四)由于法官缺乏必要的保障机制、法官的待遇提不高,很多优秀人才流出法院。女法官的成长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相对于其他政府部门而言,女法官的政治待遇、经济待遇都有较大的差距,她们的职级待遇远远差于警察,她们的政治地位低于警察是目前不争的现实,因此面临巨大的生活压力,女法官的经济待遇得不到提高,巨大的生活压力下迫使高素质法官人才外流,向经济发达地区流动,造成女法官人才缺失,客观上影响了中层干部的选用。从社会属性的角度看,女性更向往较好的生活环境,更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同,因为她们要在工作中有所建树,往往付出的努力和心血更多。

(五)同男法官比较起来,女法官在心理和生理上承担着更大的压力。女法官必须同时承担起对社会和对家庭的责任,既要做好本职,履行好法官的职责,使自己能够在审判工作中有所建树体现人生价值。又要做好母亲,培养好孩子,使之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同时还得做好女儿,赡养好老人,让他们安度晚年享受生活;更要做好妻子,扶持好丈夫。可见女法官是多重角色的演绎者,其人生负荷大大超过男性,法官队伍中女干部的成长确实不易。

    六、促进女法官人才成长的机制和措施。

(一)建立健全人才引入机制、扩大女干部招录比例。

(二)强化女法官队伍培训,提高队伍素质。

   (三)开展女法官轮岗交流制度。

(四)提高法院法官、工作人员政治、经济待遇,建立职业地位保障机制,尤其要重视女法官人才的成长。政府应保障法院经费、物资,提高法官各项待遇,根据审判工作的性质、特点和法院法官、法警、执行人员及司法行政人员的不同情况,制定并实行具有法官职业化特色的法院工作人员工资制度,略高于同等职级的行政机关干部工资,让法院工作人员在司法为民的同时,能够兼顾家庭。

   (五)完善激励、保障机制,调动女干部活力。

   (六)建立女法官、女工作人员关爱制度。1、定期组织女法官、女工作人员体检,并针对女法官的生理特点,为女法官增加妇科专项检查,及时发现疾病苗头,及时医治,让女干部以健康体魄投入工作中;2、充分发挥女法官协会的作用。由女法官协会组织开展有益于女性身心健康的文艺、体育、保健、美化生活、益智游戏等活动,举办有关礼仪、人际关系处理技艺等讲座,加强女法官文化建设,舒缓女法官的压力;3、建议开设心理咨询。定期邀请心理专家做心理健康知识讲座,进行心理咨询,传授心理调适方法,减轻心理负荷,培养健康心态,增强女法官自我心理调适的能力。

文章出处:原稿    

关闭窗口